场外股票配资业务借道委托贷款 多家上市公司“输血”地方融资平台

  • 时间:
  • 浏览:2

  对于陷入场外股票配资业务资金极度紧缺的地方融资平台来说场外股票配资业务,上市公司或许是场外股票配资业务一个不错的选择,而委托贷款则成为桥梁。

  近日,星宇股份(601799.SH)宣布,将通过委托贷款向常州龙城生态建设有限公司(下称“龙城生态”)提供1亿元委托贷款,用于对方资金周转。而龙城生态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常州市新北区政府。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仅今年以来就有近10家上市公司向地方融资平台提供委托贷款。而这些上市公司多数处境窘迫,营业收入、净利润下滑、财务费用高企,委托贷款的资金使用方则基本上是本地的融资平台。在当前平台贷风险聚集的背景下,其中隐忧值得关注。

  上市公司输血地方融资平台

  星宇股份公告显示,公司委托中信常州分行向龙城生态提供1亿元委托贷款,期限2年,年利率8.85%。

  这并非一笔普通的委托贷款,而是向资金紧张的地方融资平台输血。在监管层的三令五申之下,银行、信托和债券等融资渠道受阻,地方融资平台不得不另辟渠道。而龙城生态正是一家地方政府下属的融资平台。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2年5月的龙城生态,由常州市新北区政府出资99.33%,受新北区政府委托负责该区新龙生态林项目建设。

  实际上,这样的例子并非少数。此前已有多家上市公司通过委托贷款为地方融资平台提供资金。而今年以来,已有云内动力(000903.SZ)、兄弟科技(002562.SZ)、浙江美大(002677.SZ)、天邦股份(002124.SZ)等近10家上市公司通过委托贷款向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输血,一些上市公司甚至跨省区为地方融资平台提供资金。

  今年4月,南京中北(000421.SZ)及其子公司唐山赛德,就为唐山建设投资公司提供了共计5000万元委托贷款。此前的1月31日,天邦股份也通过子公司向江苏盐城咏恒投资发展公司委托贷款2000万元,而后两者均是当地政府下属的融资平台。

  虽然为地方融资平台提供委托贷款的上市公司并不多,但金额却颇为惊人。

  4月2日,云内动力公告称,将委托银行向昆明市市属投融资公司追加5亿元委托贷款,期限为36个月。而此前云内动力已向昆明城投和昆明产投两家融资平台共计提供了8亿元委托贷款。至此,云内动力向当地融资平台委托贷款达13亿元。

  而一些上市公司甚至已成为当地融资平台资金的主要来源之一。今年以来,浙江场外股票配资业务海宁市尖山新区下辖的融资平台通过委托贷款,仅从浙江美大与兄弟科技两家上市公司,就得到了数亿元资金。

  舍己为人?

  和普通委托贷款相比,地方融资平台融资成本普遍较低,大多集中在8%~15%之间。其中,天邦股份子公司向盐城咏恒的委托贷款利率为14.4%,云内动力提供的委托贷款利率为10%~13%,浙江美大、兄弟科技提供的贷款利率为9.2%和8.1%,最低的南京中北,利率仅为3%。

  这对于不少处境不佳的上市公司来说,委托贷款似乎得不偿失。

  云内动力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净资产为26.58亿元,货币资金仅为8.77亿元。而云内动力自身也存在资金缺口,去年10月还发行了10亿元公司债,亦有计划年内向银行贷款。

  南京中北和兄弟科技的处境更为窘迫。今年一季度,南京中北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36.91%、37.31%,货币资金4.71亿元,而短期借款则达3.25亿元,有大笔贷款需要偿还。而今年一季度,南京中北财务服用同比增加了61.86%,为529万元。3000万元的委托贷款,而其3%的委托贷款利息,甚至已低于同期银行存款利息,年利息收入也仅为90万元,根本得不偿失。

  兄弟科技的情况更为不堪。截至一季度,其有3.81亿元短期借款需要在近期偿还。而在同期,其净利润为-1321万元。其中财务费用高达1756万元,同比剧增1276%,而其1.2亿元短期借款利息不足1000万元,不到其一季度财务费用的60%。

  不过,这些上市公司似乎难言是舍己为人,在上述上市公司中,委托贷款的借款方均为当地的融资平台,如星宇股份的注册地和办公地,均在常州新北区,兄弟科技的注册地则在海宁市。天邦股份和南京中北虽然是跨省提供委托贷款,但均有子公司在当地开展业务。

  暗藏风险

  从公开信息来看,通过上市公司获得委托贷款的融资方,多为县级融资平台。如龙城生态、钱塘江投资、海宁交投、盐城咏恒均属于此类。这意味着,委托贷款的风险更大。

  “平台融资的项目,我们现在一般只做百强县和财政实力较强的,偏远地区、财政紧张或者没有足够抵押物的谈都不谈。”某信托公司人士告诉记者。

  而上述地方融资平台,不是资产负债率较高,便是盈利能力欠佳。如唐山建投,截至去年底,其资产负债率虽然只有21.65%,但净利润只有4224万元。即便没有其他债务到期,今年10月委托贷款到期后,其利润亦不足以偿还南京中北。

  钱塘投资2012年的净利润也只有1.27亿元,仅与其1.2亿元借款本金相当。而海宁交投集团2011年营业收入更是只有843万元,净利润仅为338万元。

  尽管银监会已经三番五次提示平台贷风险,但上述委托贷款的风控措施仍极为简陋。天邦股份、星宇股份、兄弟科技、浙江美大提供的委托贷款,除了由融资平台的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外,并未采取提供抵押物等风控措施。

  而南京中北对唐山建投的委托贷款,甚至连担保措施都没有。即便如此,南京中北仍然表示,唐山建投属于国有独资公司,不能如期履行偿债义务的风险较小。

  历史资料显示,此前已有香溢融通(600830.SH)、新都酒店(000033.SZ)等近20家上市公司委托贷款发生预期风险,地方融资平台亦在其中。隧道股份(600820.SH)向上海城建市政工程集团提供的三笔委托贷款,因到期无法偿还而不得不进行展期。

 


创业网   大盘   股票软件   私募内参   黄金价格走势图   股票推荐   千股千评   行情中心   大盘指数   大盘分析   大盘   炒股软件   炒股技巧   股票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