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帅经理对话谷歌新任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乐观的态度是最好的武器

  • 时间:
  • 浏览:9

大牛时代网 记者张琪上周举行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年会上,Google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Scott Beaumont)出席并做了“数字化未来”的主题演讲,阐述了数字化未来的发展及三大要素,同时表示Google在中国业务仍有诸多发展机遇。

演讲后,石博盟上任以来首次就Google中国的业务发展以及他对这个职务的看法,与大牛时代报网者做了简要对话。

大牛时代网:从去年九月初上任到现在的几个月里,你主要做了哪些事情?

石博盟: 我一直在努力学习,我去探访各个地区的办公室,和团队成员们交流,接触尽可能多的部门。我数过,从9月到圣诞节,我一共飞了32次,北京、台北、深圳……很多地方。

大牛时代网: 有何发现?

石博盟: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中国人的创业热情,期货帅经理不管是Google的员工还是我们的合作期货帅经理伙伴。

大牛时代网: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前任刘允先生在刚刚上任时,对Google中国的营销部门和整个渠道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合,但产品导向的研发团队却在事实上被大幅度削减,至少员工比例急剧下降。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会采取类似性质的行动么?

石博盟:不会,我不同意(中国区研发工程师减少)这样的说法。据我所知Google中国的工程师团队规模很大,具体数字我给不了,但至少几百号人,分布在北京、上海以及台北等城市。我们的搜索引擎产品的期货帅经理技术,有很多都是上海的工程师贡献的。中国的研发,对Google全球的业务都做出了贡献。我不认为这有所改变,我们为什么要在全世界布局研发团队,那是因为单靠硅谷显然不够,而且这些工程师甚至比硅谷人才更从聪明能干。现在公司要找工程师,很多都第一个会想到中国。我敢说,未来Google中国的研发团队会变得更加强大。

大牛时代网: 你将如何定义Google在中国市场上的“成功”,对于你个人而言呢?

石博盟: 在中国成功,意味着Google的产品和技术能够为我们的用户和合作伙伴发挥最大的效力。对于我自己而言,则是我可以对着镜子中的自己问心无愧地讲,我们已经做到了能力所及的最好。

大牛时代网: 网上有很多评论听起来似乎有些苛刻,称过去几年来,Google的中国员工包括刘允已经为公司这个市场的表现尽了最大努力,但对其个人潜能的发挥,却受到了大的限制。你这样认为吗?在将来,你是否有信心让个人的“成功”和Google中国的业绩兼容起来?

石博盟: 对于你后一个问题,我觉得完全可以做到;但对于前一个,我不想妄加评论。我所继承到的,是一个高度进取、职业有竞争力的团队。对于我来说,John(刘允)留给我的是一架运行非常良好的机器。也许不是万事俱备,但对于我来说,要在这里成功,我最需要的是好的技术和人,而这两者我现在都有了。

大牛时代网: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你认为Google在中国已经做得很好了?

石博盟: 是的,因为当我从技术角度来看,中国工程师的贡献已经让Google的产品越来越受欢迎。我认为,这些巨大的贡献之前被大大忽略掉了。而对于成千上万与Google合作的中国网站主和广告上来说,他们都在从Google的技术中不断获益,这很让人骄傲。但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已经做得足够?我们不用再有其他野心、老实待在座位上坐享其成就可以了?绝对不是。很多新的科技正在涌现,在很多领域我们也完全有能力发挥更大的作用。

大牛时代网: 你认为中国的消费者充分享用到了那些中国工程师的创新贡献了么?

石博盟: 这有一个区别需要指出。我刚刚谈到的很多技术都是指企业服务领域。而你说的个人消费者领域,Google在这个市场上显然并不能称得上成功。但是,要解决这方期货帅经理面的问题,需要时间。有些时候人们会有困惑,误认为Google就只是一个搜索引擎,但事实不是这样,没有搜索,Google在中国仍然可以成功。

大牛时代网: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Google自称“不作恶”,但似乎也“不抱怨”。你们的演讲,从来都只为人们展示关于科技的种种美好,而不谈问题、困境甚至挑战。我想知道,作为中国区负责人,你觉得哪些障碍是你必须去逾越的,否则成功将无从谈起?

石博盟:最好的武器是态度。有个著名的故事,讲美国校园试验人们是乐观是悲观的,试验很复杂,但真正的测试是被测试者离开房间时,对被事先故意放在地板上的10美元的态度——所有乐观的人都看到了它,悲观者无一例外对其视而不见。对于乐观者而言,我们的谈话内期货帅经理容也常常被好的东西所支配。

对于黑暗面,我们的做法是要正视问题,去理解那些障碍到底是什么,要接受它,积极考虑如何面对和克服。要找到解决方案,上来就谈论多难没有意义,就像你要开发一样新的产品,上来就摆一堆困难在面前,那项目将永远没法开始。

科技的世界充满迷惑性,中国的消费者有很多机会、选择和资源,但同时他们也被宠坏了,从而更难对付。实际上,我能想到的最有用的方式就是让自己和我们的用户竞争。我们为何一定要悲观呢?我们需要的是做现实的乐观主义者,而不是告诉人们这有多难,那有多难。

大牛时代网: 有一点需要承认的是,和你的前任相比,你和这个市场有一种天然的、文化上的隔阂,那么你的自信又来自哪里?

石博盟: 我已经在Google工作了五年,在Google欧洲公司,我担任非常重要的职位,实际上那里的业务规模比这里大得多。人们之所以考虑任命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对产品有很好的理解,与整个产品团队一直保持了良好的关系。未来,我打算将更多最酷的Google技术引进到中国。

大牛时代网: 你上任前后,刘允先生给了你哪些建议?

石博盟: 很多啊。我们面对面交流过,虽然并不多。而且,我认为Google中国和别的地方其实没什么大的不同。John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人的洞察和理解,他关心别人,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有用。